纪念一位逝去的galgame玩家

今天得知我的一位微博上互fo的ID为三十张的网友去世了。虽然他生前与我在微博和百度空间上有所往来,但生活上没有交集,我也不知道他患有何种绝症,突如其来的死讯让我久久内心不能平息。他过世后,从网络上得知了他的情况,总想为他做些什么,所以就有了这样一篇纪念性质的文章。

 

 

大概在6、7年前,我偶尔在百度空间上的博客(名为little busters,原地址http://hi.baidu.com/sora_hikari,ID为shinkusama)上发表过一些自己翻译的译文,其中有关于KID的infinity系列,也有关于独立出去的中泽制作的游戏比如I/O、Myself;Yourself的文章,而那时起他就成为了常常访问我空间的读者。我记得很清楚,他的百度空间的头像用的是R11的悟,同样作为infinity爱好者的我,对他的印象自然也比较深。我在使用微博之前,一直使用着百度空间,除了偶有与留言的读者互动外,很少有更深的交流。所以大部分时间是我单方面的在写,总之,我想他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我,因为我的空间访客里总是会有他的头像出没,而当我搬家到新浪微博的时候,他是头几个fo了我的人之一。一方面,那时候我对infinity很痴迷,痴迷到了某命拿着某日本网站出的随便从游戏中抽的一段剧本来判断游戏名的题目时,一口气能说出never7的这种地步,一边吐槽n7和ever17的简中翻译渣,一边预言12R、还有后来的RD的剧情发展,很不幸居然都被我猜对了;另一方面,翻译了I/O、C;H、S;G等游戏的歌词,12R的年表等游戏相关信息,可能也是他关注我的另一个理由。

 

也许他认为我会参与这些游戏的汉化,但最终没有实现,因为从那时起我已不再是学生,并没有那么多闲余的时间。我曾做过动画的字幕,漫画的改图,游戏上则是一直处于旁观,没有直接参与过汉化。因为游戏剧本都很长,几十万字是跑不了的。一个标准的游戏如果听完全部的语音,20-30小时的游戏时间是至少的。即使不听语音,一款游戏也得用去6小时以上的时间。从我下班到睡觉,一共也就6小时,加上我喜欢听完整语音,仔细阅读剧本,算下来一周都未必能玩通一个游戏,而实际上往往一个月还也未必能通一款游戏。KID的如close to就没有全通,My Merry May 更是开了个头便放在了那里,可他,却总是有很多时间在玩,并且在微博上发图贴感想,我每次看了后都很羡慕。我连玩都如此不堪,更别提参与汉化了。

 

但是有一点我却始终不理解,为什么他这么喜欢KID的游戏,却不去学习语言,而是硬开翻译软件强行读那些未被汉化的剧本。简单的句子还好办,结构难一些的句子翻出来根本就是不知所云。然而这样他就是这样强行开着翻译软件玩通了游戏,甚至还有模拟器上加载翻译软件的情景……对此我完全不理解,甚至有些火大。有一次我没有忍住,我直接在他的一条开翻译机的微博上评论,玩这些游戏并不需要很深的语言水平,只是稍微学一些就可以玩懂了,比起你用翻译机玩会强很多的。他没有回应我,然后过了几天,这条带图片的微博也被他删除了。现在回想起来,他何尝不想学习语言,从他一人招募汉化就能看出他对作品的热爱程度来,如果他有那个能力去学,也许早就到了玩游戏无压力的地步了吧,然而他的病症却严重拖累了他。说实在的,不说玩游戏,光是他带着这样的绝症完成了数百个视频的制作剪辑已经不得不令人佩服了。我这句话肯定是伤到了他,然而他没有给我留下后悔或者道歉的机会就这样匆匆的走了,这令我更加难受。我甚至想接手他的I/O汉化作为补偿,可是我自问我有那个时间吗,真的能完成而不至于坑掉吗。我想我不能保证。另外,即使在翻译上,我也不能在这种忙碌的生活节奏下还能保证自己能把剧本翻对。

我只能送给作为我百度空间常客的你一段文字,为你送行,为此我将其翻译成了中文。

这是引自WCS(Spoiler AL的作者网站)的文字,也是我在百度空间上的第一篇日志。

 

砂浜の、足跡。
やがて波にかき消され、形を失う。姿を変えて、次の浜まで。
似てないけれども、同じもの。見えないけれども、そこにある。
あなたが想えば、そこにある。

 

沙滩上的足迹。
顷刻间由浪花悉数带走,身形全无。深经磨砺,周而复始。
形似不同,实则不变。身不可见,却在此处。
若你所愿,就在此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