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ysion ~ 楽園幻想物語組曲 ~ 考察

说起来自己也算是sound horizon的拥趸,也曾跟人多次讨论过moira和roman等作品的剧情,但对5th story以前的作品剧情却没有作过太多的了解。于是借着9th concert里出现的面具男,趁机做一次复习吧。

考察动笔之前先确认几件事情:

1.Elysion组曲的小说,作者为十文字青,内容源自于该作者的考察,而非Revo本人(否则我也没必要写什么考察了),对应的漫画版同样如此;另一部桂游生丸的漫画“ark”源自于桂自身的考察,虽剧情与前者又不同,但也并非官方

2.既然官方不公布正解,那么我这里所写的只能算作伪书,不代表真相。嘛,当然我尽可能让它看着更真一些w

3.此文必然剧透

4.歌词、人名的翻译为自翻,与别家可能有所出入,如有对照需求请看日文。wiki词条除引用外也有翻译

5.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icirclecon.com/archives/1172

6.如有建议等可回复至文下评论,或与邮箱konare#sina.com (#换成@) 联系。微博:https://weibo.com/hibinaki/

※部分内容可能会引起不适,阅读前请注意。

一、核心突破口

不妨直接从核心入手吧。

为我们熟知,Elysion组曲是两部分构成的,一部分是エル开头的Elysion乐园篇,另一部分是ABYSS深渊篇,两个部分互相穿插,形成的曲目列表如下:

エルの楽园 [→ side:E →]
Ark
エルの絵本 【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
Baroque
エルの肖像
Yield
エルの天秤
Sacrifice
エルの絵本 【笛吹き男とパレード】
StarDust
エルの楽园 [→ side:A →]
 
Ark、Baroque、Yield、Sacrifice、StarDust分别讲述了五位少女的故事,每首开头都有abyss面具男(为了方便起见,人物abyss用小写,背景的ABYSS即深渊使用大写区分)在寻找Eris(エリス)的念白,五首合为ABYSS篇。
 
曲目标题以エル开头的另外6首曲为Elysion篇,分别讲述了エル和面具男abyss的故事。
 
再进一步,从这个曲目还有没有看到其他的信息呢?为了更加明显,给个特写好了:

Elysion,ABYSS

字母颜色、颜色的排列是需要重点关注的对象。这里的字母颜色来自于歌词本封面,并不是我瞎编的:

图1是Elysion的封面,图2是ABYSS的封面。如图所示,Elysion中的lysio 5个字母以及ABYSS 5个字母,都是对应了图中背后的5位少女,分别来自于5首曲目:Ark、Baroque、Yield、Sacrifice、StarDust。(至于少女与其对应的故事可以从背后的图片信息得出,紫色少女是Ark中的妹妹,蓝色是Baroque的修女,依此类推)

不论lysio还是ABYSS,红色字体都排在5个字母里第一的位置,图中的红色少女位置却是五个少女故事中最后的一个,和曲目表一致(即Stardust是排在ABYSS 5曲的最后);另一方面,ABYSS五个字母排在第一的是Ark的A,而象征Ark的是紫色少女,而紫色却出现在了最后。于是,产生了如上这两种完全颠倒的顺序,那么这两种矛盾的顺序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材料不足,暂且先往下看。

继续观察这个字体的颜色可以发现:

Elysion,ABYSS

Elysion除了中间的5个颜色外,头尾的E和n都染成了黑色;而ABYSS的背景色是全黑的,这又是为何?

好吧,相信很多人也能从第一张图中猜到黑色代表面具男abyss,白色是少女エル。

那么,接着再来看一张图,来自于CD的侧封:

 
 
 
 
 
 
 

发现了吗,有个字母有决定性的不同

 

 
 
 
 
 
 

没错,就是这个O这里有着明显的差异。为什么同样一张碟,侧封和歌词本正面印刷却不一样,难道是印错了?

当然不是,歌词本这里是有暗示的,为了让我们关注这个O故意而为之。那么继续沿着这个方向,紫色的O是什么,为何里面会有一个黑色的点?

刚才从颜色上我已经介绍过解读方法了,紫色的O对应的背景中的紫色少女,也正是Ark这首歌的主角妹妹;而黑色会出现这里,则需要用全篇的最后一曲 エルの楽园 [→ side:A →]来说明。

エルの楽园 [→ side:A →] 当中有这么一段歌词:

挟み込まれた4つの楽園に惑わされずに、垂直に堕ちればそこはABYSS   不被夹在其中的四座乐园所迷惑  若是垂直坠下 那里便是ABYSS
 
首先,这句话有一个省略掉的潜在主语,这个主语是谁,在前文的歌词中已有交代,即,エルは…堕ちてゆく中的エル,根据文法,省略的整句话的潜在主语 エル 这里是绝不可更换的,否则,这里一定不可省略,必须写出向读者提示。

其次,四座乐园是被夹的,至于被“谁”所夹没有明示,但观察歌曲列表,可以发现ABYSS篇的5曲中间穿插了4首エル即Elysion篇的歌曲,所以可将 エルの絵本 【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エルの肖像、エルの天秤、エルの絵本 【笛吹き男とパレード】这4首曲目视为四座乐园,将这句歌词完整补完后就是:

(エルは、 ABYSSに)挟み込まれた4つの楽園に惑わされずに、垂直に堕ちれば、そこはABYSS。
 
垂直=自上而下的顺序,也就是从A到S,即使从曲目列表也能一眼看出,自上而下五首曲目的首字母可连成ABYSS,这种谁都一目了然的关系显然不会是其意图所在。那么再进一步,按歌词之意“落下后”进行扩展,最后的S就是ABYSS所在,那么,最后的S就会涂成与Elysion标题中含有黑色点的字母O同样的颜色,也就是象征abyss的黑色。
 
但实际的结果是,S染成了紫色与Ark妹妹一致并且与Elysion的o一致,而标题Ark是红色。
 
此时,引入作者添加的顺序,即A到S的垂直顺序,这个矛盾就迎刃而解了。正因为ABYSS夹了四座乐园,有了从A到S上下的顺序,那么处于首位的Ark便不可能排至最后一位,于是仅有将最后的S涂成Ark的紫色,才能从意义上解释为什么垂直坠下之后会有ABYSS,从而化解这个矛盾(颜色颠倒皆因此)。反而言之,如果Ark并不是作者想要表达的ABYSS所在,那么尽可以用相同的顺序,或者仅仅只需倒置字母,无需搞出这么一个颜色和顺序的矛盾出来才是。
 
看起来比较绕,简单概括一下,最后的S用了妹妹的紫色来重新联系回Ark,紫色O中那个黑色的点则用来象征它就是ABYSS,即,ABYSS就在Ark这首故事里。从形状上来看也十分形象,坠入紫色的洞里,里面就是ABYSS(黑色)。当然,这也只是从外形上判断的,至于其深意,放在最后叙述。
 
而这样一来,Ark就是我们要关注的故事核心。
 
说到这里,十文字青的考察加了其他人物进去跟其他作品发生联系,而没有用上Ark这个关键点作为突破口。尽管给他的设定已经加入了Ark这个黑点紫圈O伏笔,如下图:
 

如此一来,是不是觉得Ark真的很重要了呢?

顺便再补一句,4th主旋律的那里的“背德”一词,(退廃へ至る幻想 背徳を紡ぎ続ける恋物語 直至颓废的幻想曲 ,不断制造背德的恋物语),只出现在了ABYSS篇中的Ark的歌词里,这也是突出这个词、这个篇章的重要性。

这可是点题啊,考试必考范围(敲黑板

但是Ark本身所含的文字并不多,不利于解读,而且Ark中没有前因后果,无法将故事贯穿。不过既然已经找到了突破口,不妨先从故事的开端重新看起吧。

二、剧情顺序

抽出ABYSS 5曲后,剩下的エル这边还有以下6曲:
エルの楽园 [→ side:E →]
エルの絵本 【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
エルの肖像
エルの天秤
エルの絵本 【笛吹き男とパレード】
エルの楽园 [→ side:A →]
 

其中エルの肖像,通常这首曲被认为是一切的开端,描写了少年捡到了少女的肖像画,从此爱上了画中少女,并一生寻找。

这首歌里最关键的地方是:

幼い筆跡の署名 妙に歪な題名は  署名的笔迹幼稚  奇怪歪着的题名写着

「最愛の娘エリスの8つの誕生日に」  将……献给最爱的女儿爱丽丝8岁生日

结合前面几句词中的森林,废弃小屋,不难想象少年找到的房子就是abyss和エル的家,肖像也真的就是エル自己的画像签名也是エル自己签的,和曲名完全一致。

而题名写歪并且没有写完,打了省略号,则是因为病重无法写完整。

估计完整的签名应该是:“将此画册献给最爱的女儿爱丽丝作为8岁的生日礼物”,然而她手边没有画册才使用了自己的画像作为替代。

少年是谁,从后面的信息可以得知,他就是abyss。但时间顺序对不上,少年不可能看到自己未出世的女儿的画像,于是,这里必须要将古希腊宗教中的转世轮回一说代入才可解释的通,这里先不赘述,放在后面详细说明。这里只稍提一下歌词中的几个关键词。

理想,钥匙孔,乐园,少女,分别理解为:

想到了得到爱丽丝的方法,找到一个形象相近的人生下女儿,将爱丽丝的魂魄从冥界找回,爱丽丝诞生。

该曲中有这么一句词对此说明:

娘もまた母になり 娘を産むのならば   女儿也会成为母亲 若是再诞下女儿

楽園を失った原罪を 永遠に繰り返す……   这份失去乐园的原罪便会永久持续下去……

所谓的原罪就是指生育,而且不光是生育,而是还要和女儿生下下一代的爱丽丝。

将elysion比作是eden,亚当和夏娃等词汇的出现也均是形容二人结合的。

那么结论来了,这首曲是事情的开端吗?不是,至少在这首曲中,少年是在エル之后诞生的,不可能是开端。开端在哪,开端一定是造就エル即爱丽丝诞生的地方。

接着来看,エルの絵本 【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

这首歌曲很独特,采用了童话和神话的交织,尤其是大名鼎鼎的俄耳甫斯的出现,使得故事立刻变得有血有肉了起来(Revo在访谈中讲过,他对于命名很看重)。

ラフレンツェ 拉芬泽(Lafrenze)字面上来看很像是ラプンツェル(Rapunzel),也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格林童话里的长发公主(也叫莴苣姑娘)。

童话中魔女收养了偷自己莴苣的邻居家的女儿,并将其改名为莴苣,此后一直关在塔上,以头发当梯子接魔女回家。后被王子发现,并与其有了频繁的性关系,最后为王子生下了孩子。

神话中俄耳甫斯为了救妻子欧律狄刻(Eurydice )而来到冥界,并以竖琴的琴声打动了冥王,得以带着妻子离开,但是途中若是回头,则妻子不可再重返人间。然而为了确认妻子是否在身后,最终还是回头看了一眼使得妻子没能重返人间。

曲中,拉芬泽同样是被魔女所收养,抚养长大后成为冥河的守护者,与俄耳甫斯(Orpheus)发生了性关系,最终破坏了结界令对方进入了冥界。(在情欲上无法克制自己这点上,与莴苣姑娘极为近似。)(7th对此又作了补充,即魔女是对睡美人下咒而被流放的魔女,而这个女婴就是她对睡美人再次下咒后睡美人公主所诞下的天生白化病的拉芬泽);俄耳甫斯靠着琴声感动了冥河的守护者拉芬泽,拉芬泽失贞后俄耳甫斯进入了冥界,带着少女欧律狄刻(Eurydice)而回,然而就在快到达出口时,拉芬泽下了残酷的诅咒。

除了歌词中的魔女生下了拉芬泽拉芬泽生下了魔女这两个证据,这首歌开头和结尾均有一段哭喊声,仔细听会发现那其实是婴儿的哭声,开头的哭声来自被扔掉的婴儿拉芬泽,而结尾的哭声来自拉芬泽产下的女婴。另外在拉芬泽的歌词中出现的“胎内”等词,也均暗示了她的出产,所以很自然的会联想到,欧律狄刻会通过转世降生于拉芬泽产下的女婴身上。

但拉芬泽会允许俄耳甫斯这么做吗?当然不会,所以便下了诅咒。

这个诅咒是什么内容没有详细的叙述,但是,这个诅咒一定是歌词中“爱与憎”的憎的一方的体现。因为全篇里abyss一方并没有在歌词里表现出“憎”的情感,只能将其解释为同样源自拉芬泽。虽然没有直接手段解开诅咒之谜,但是利用相关信息可以进行一些推论。

通过反复对照几首エル篇的歌词,会发现一些蹊跷的地方。

首先,side:E歌词中的最后两段:

…お父様—— その楽園ではどんなが咲くの?    …父亲——  在那乐园里会绽放怎样的恋情?

ねぇ…お父様 その楽園ではどんな愛を歌うの?  呐…父亲 在那乐园里会歌唱怎样的爱?

…お父様—— その楽園でははもう痛くないの? …父亲—— 在那乐园里内心不会再疼了吗?

ねぇ…お父様 その楽園ではずっと一緒にいられるの?  呐…父亲 在那乐园里能够一直和我相伴吗?

ねぇ…お父様 その楽園ではどんなが咲くの?    呐…父亲  在那乐园里会绽放怎样的花朵?

ねぇ…お父様 その楽園ではどんな鳥が歌うの?  呐…父亲 在那乐园里有怎样的鸟儿在歌唱?

ねぇ…お父様 その楽園でははもう痛くないの? 呐…父亲 在那乐园里身体不会再疼了吗?

ねぇ…お父様 その楽園ではずっと一緒にいられるの?  呐…父亲 在那乐园里能够一直和我相伴吗?

最后一段在前面还有重复过一次,也就是说爱丽丝向父亲一共问了(其实是自问)12句,然而,这其中有10句都是 “ねぇ…お父様” “呐…父亲 ”为开头,仅有两句是以“…お父様——” “ …父亲——”开头。原以为这样做是改善歌词的语感,但仔细审视多遍后发现并非如此。

加了破折号的这两句话和其他10句话有着明显的区别,破折号句用的“恋情”、“内心”给人的感觉更加成熟;与其对照的是“花朵”和“身体”,则更加给人以感性的、孩童般的印象。日语中,破折号可以表现内心的独白,那么这12句话里可以解释为,仅有这两个破折句并没有问出口,只是爱丽丝的内心所想而已,换而言之,病床上爱丽丝有意隐藏了自己的“恋”“心”,而用“花”和直观的“体”来代替。

其次,在side:E中描写爱丽丝的有这样一句歌词,“を知った日の 温もり忘れない”  “无法忘怀知晓的那一天的温暖”;而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中的歌词描写拉芬泽写的是,“少女はを知った” “少女知晓了情”,虽然两句话的结构几乎一致,但拉芬泽所用的字眼是“”,而爱丽丝是“”,有着明显的区别。

于是将以上信息结合起来,可以得出,这个躺在病床上的用着奇怪字眼的爱丽丝就是拉芬泽。拉芬泽的诅咒是把自己的灵魂投入了女儿的肉体中,使俄耳甫斯的计划失败。

不过,爱丽丝是否是完全体的拉芬泽在歌词中无法得到确认,可能是女儿爱丽丝和拉芬泽的灵魂融合,甚至也有可能是爱丽丝的灵魂完全消失,只剩拉芬泽。而歌词中既然已有描写女儿的一面,所以后一种假设的可能性不高。但无论哪一种,拉芬泽的灵魂一定就在爱丽丝的肉体上,故称其为魔女。

但需要注意的是,抛开拉芬泽暂且不谈,女儿爱丽丝本身的灵魂如果不是来自欧律狄刻,而是一个作为“女儿”专属的新灵魂,那就意味着剧情变味成了abyss找的欧律狄刻途中换人了……这样一来,显然无限轮回也无法成立,所以,可以认为爱丽丝本身=欧律狄刻,她也有着自己和abyss的回忆,也就是歌词中的“”。

エルの肖像エルの絵本,两曲中叙述了爱丽丝的病,并有爱丽丝的样貌描写。其特征是红瞳,病似的白,很容易联想到白化病。同样的,睡美人中了老魔女诅咒生下并抛弃的拉芬泽也可能是白化病患者。这样一来,爱丽丝的白化病可能是拉芬泽遗传而来,而非附体诅咒影响(也许这个爱丽丝不是拉芬泽的女儿,这中间也许还隔了好几代人,但为了说明方便,暂且置其于女儿的身份)。顺便科普一下,白化病是x伴性遗传病(红瞳为并发症),只有在父母双方均有携带此致病x基因时,生下的女儿才会患有病,否则单母亲有致病基因,女儿并不会患病。正好,乐园篇的歌词本封面上abyss那一头白发,是不是满足了其需求。

但若拉芬泽的白化病的诅咒只能持续一代,或者爱丽丝早逝之后无传人。那么,下一代的爱丽丝的肉体又如何诞生呢?答案是近亲相奸,白化病血缘的母亲诞下兄妹,兄妹乱伦再生下女儿,就会大大提升白化病的概率,唔,生物常识这里就不赘述了。

于是乐园篇的顺序也就很明显了,诞生爱丽丝就是一切的开端,所以魔女与拉芬泽一定要排在第一位,而肖像因为年代相隔很远,要放在最后一位:

 
エルの絵本 【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
…直接承接、或是多轮转世…
エルの天秤
エルの楽园 [→ side:E →]
エルの楽园 [→ side:A →]
エルの肖像
 

天平和side E相连,side E 与A 承接均无需多言,从歌词时间上可以很明显看出来。

没有明确时间的是笛吹き男とパレード ,“吹笛男与队列”。

吹笛男与队列是一个奇怪的篇章,描写的尽是ABYSS那边的灵魂,然而却放在了代表“生”的乐园篇中,格格不入。但若是仔细一想,发现它也只能放在乐园篇中。因为ABYSS那边的五曲均没有与エル即爱丽丝发生直接关系,而爱丽丝这边所有的篇章全是叙述着爱丽丝以及爱丽丝诞生前的背景。换而言之,这个篇章里应该有爱丽丝相关的人物描写。除了abyss即吹笛男以外,确实还有对另外7个人的描写,分别是ABYSS的五子,“坐在肩膀上的少女”,“火红头发跳舞的女人”。

少女没有形容样貌,无法断定是谁,“火红头发跳舞的女人”,关键词是“火红”和“女人”。

老魔女被称为深红魔女,符合“火红”这一条,而加上第二条的“女人”则必须锁定于她。因为歌词中对拉芬泽的形容是少女,而爱丽丝(包括欧律狄刻在内)也一直是少女的形象,不可能以女人指代,除了老魔女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胜任之人。

排完了红发女人的位置,剩下的“坐在肩膀上的少女”只能是二选一了,要么是爱丽丝,要么就是拉芬泽。根据歌词来看,队列还会持续下去,所以abyss可能尚未找到爱丽丝,于是肩膀上的少女是拉芬泽的可能性要更高一些。

料理完了乐园篇的故事顺序,接下来转来看最核心的Ark。

三、Ark的真相考察一 肉体诞生

说回Ark,兄妹二人在一个实验室里被实验,歌词字面来看是分三个部分组成,分别是:妹妹、哥哥、监视者(監視卿)。

从旁白的2月妹妹的记忆(妹の記憶)开始,是妹妹的部分,而旁白那句6月哥哥的回忆(兄の記憶)开始,是哥哥的部分。

妹妹的部分交代了遭到哥哥背叛,手握着刀;哥哥的部分则叙述了和妹妹近亲相奸,以及撒下谎言。

哥哥的回忆后,紧跟着旁白。这里开始是监视者的叙述。唱词中配有Soror with the Ark, Frater in the Dark的语句,叙述了妹妹的病,追寻去乐园的妄想症,而字面上来看哥哥是没有这个病的。那么是谁的记忆被篡改了呢,不清楚,曲中无明确的交代,有可能两边都被操作,有可能只是一方。总之,哥哥被妹妹杀死,而前一句的Frater in the Dark,说明哥哥在死前就已堕入深渊(可以理解为近亲相奸)。

“限りなく同一に近づける 追憶は狂気にも似た幻想”,监视者的这句叙述,字面意思是“无限同一化,记忆有如疯狂一般的幻想”。再引申一步,这句话可以看成是兄妹关系无限亲密,以及人为的“追寻乐园”的幻想植入

“同じ心的外傷重ねれば響きあう けれどそれ以上には…”,监视者的这句话,“同样的心理创伤更容易共鸣”。后一句可以是相反关系的转折,也可以是进一步的程度加深,但因话没有说完,不清楚。

那么,实验具体的内容是什么?

妹妹的那把刀是实验过程中被给与的,如果说实验结果不想让哥哥死,那么大可不必给这把凶器才是。且曲中多处出现的皮鞭等殴打声,都可以表明妹妹是在控制之下生活的,不可能自由携带刀具。刀是什么时候给与的不清楚,但是给与这把刀的目的一定是为了清除哥哥。歌词有一句:

“澄み渡る覚醒は「進行」という凶器”  “觉醒是叫做“进行”的凶器”

有一种“只要实验进行下去,就会完全觉醒”的意韵在内。因此,更能说明哥哥的死是必然。(“进行”这个词虽在组曲歌词里没有单独使用括号,但是在宣传碟里的歌词里,专门为它加了个括号,令人注目)

于是大致上,实验过程推测如下:

妹妹是有意被安排在哥哥身边,被操作了记忆,两人类似的心病使得关系拉近,发生乱伦,但是哥哥却对此反对(撒谎),最终遭到妹妹杀害。

于是,实验目的其实就是诱导近亲相奸,让妹妹生下哥哥的孩子。其真实目的,恐怕是为了诞生爱丽丝那白化病的肉体。顺便,PV里那些泡在水银的人体的画像(引用的世界名画),都是在表明“人体炼成”。

再补上一张图:

出处为“Elysion ~ 楽園への前奏曲 ~”,也就是在发售4th前的宣传碟,Ark被作为主打曲(位于第一首)收录进了这张碟(另一曲是Yield),这张图就是Ark歌词的背景。

模糊的右下角能看到4个试管,而试管背后,是不是还可以清楚看到两排字母和波浪型的图呢?

中间最清楚的这排写着TAGTC,是不是很眼熟,没错,这就是DNA的碱基排列。虽不能直接说明是遗传实验,但这里DNA的出现会诱导人这样猜想,而Ark中的实验也至少是跟基因有关。

另外,试管中泡着类似白色羽毛的东西,会不会让人联想到天使呢?

再进一步推测,这个实验继续下去,是不是会有天使降临?歌词中的:

新しい世界へと羽ばたける   飞向新世界

十分符合这副背景图片的意境。

但关注肉体还不够,这个论断仍不够充分。

再来看一遍Ark开头的那句话:

“——箱庭を騙る檻の中で、禁断の海馬に手を加えて 驕れる無能な創造神にでも 成った心算なの…”,“在这冒充世外桃源的牢房里,对不可篡改的记忆(海马体)下了手,你以为自己是无能而傲慢的造物主吗?”

这句话是谁说的?根据语气来看,是女性,那么大概是出自妹妹口中(后面观察者对这句话还自言自语又复述了一遍,即带有“か”的那句话)。

继续挖歌词,可以看到Ark中的歌词有着同音对照的现象,比如说“狂气”和“凶器”,“監視卿”和“監視鏡”。但后者只是字面看着一样,实际上”監視鏡“在歌词中读成了monitor,并没有使用音读。而且通过查询得知,“監視鏡”这个词压根就不是现代日语的词汇,基本可以看成是一个作者的造语。那么,为何这里不惜要用造语写出一个带“”的字眼呢,是不是有一种强调的感觉呢。

监视者——镜子——abyss

会不会这个所谓的监视者,其实就是看到了镜子上的自己亦即abyss呢?这个问题放在下面继续讨论。

另一处关键的歌词是海马。海马体的作用十分复杂,掌管记忆喜怒哀乐的器官。

这样一来,妹妹杀害哥哥是被操控的也就更说得通,另一方面,记忆被操控也是可能的。

那么操控记忆到底是起什么作用呢?

回到灵魂这个话题上来,所谓灵魂的同一,是不是由记忆的一致性来确定的?

所谓的招魂、降灵,其真相是不是就是记忆移植呢?

四、Ark的真相考察二 灵魂转生

当字面考察得差不多却仍然没有得出结论时,那么只得借助些曲外知识了。

古希腊人认为人死后会轮回转世,肉身毁灭但灵魂会保留下来,灵魂隔一段时间会再次出现在人间。这个转世,不是能够前后跳跃时间的穿越,而是只能向后发展。

古希腊人还认为转世不可带着记忆,在转世前在冥界必须饮用Lethe河的河水,忘却今生才可投身转世。(顺便一提,Lethe是纷争女神Eris的女儿,Eris在中文通常翻译为厄里斯,而日文拼法等同于エリス,即爱丽丝。)

我查了一下,发现有个例外的密教却不这么认为。

该教认为轮回时只要不喝Lethe河的河水,改喝记忆之池(Mnemosyne)的池水,转世就会继续拥有记忆了。

这个教就叫做俄耳甫斯教(Orphicism)。

等等,是不是又眼熟了,没错,神话中正是俄耳甫斯自己建立了这门教派,而成立时间是在他丧妻之后。

为什么俄耳甫斯教这么对带着记忆的转世这么看重,我猜想,可能是俄耳甫斯在冥界的“第二次离别”(第一次是妻子早逝,第二次就是指他那一回头…)之后仍然期待着见到妻子的转世。相传他建立教派后,跟女性也断绝了关系,一门心思沉迷于此,也因此得罪了其他神而丧命。

这个故事是不是和曲内的俄耳甫斯、abyss很像呢?

的确很像,这里出现同一个人当然不会是巧合,一定是有意为之。Ark歌词中的创造神,希腊神话中也有一位对应的大神,即Chronus柯罗诺斯,时间神及造物主,该神是俄耳甫斯所信仰的最高神,且不出现于其他教派中。那么,歌词中的“无能而傲慢的造物主”实际上嘲讽的便是俄耳甫斯即abyss。

深挖一些,还可以得到更多的提示,亦即,俄耳甫斯教与一般古希腊宗教不同的地方。借用wiki的信息:

1.认为虽然透过赋予人类灵魂做为神圣和不朽的特性,但是经由轮回转世(metempsychosis)或是灵魂投生(transmigration of souls),依然注定要经历(一段时期)着肉体寿命结束的连续“痛苦循环”。

2.透过生活上苦行或禁欲主义(ascetic)方式的规定,再配合秘密入会仪式,将会保证不仅最终能够由“痛苦循环”中获得释放,而且可以与神(众神)同在。

3.介绍了人类来源于神子 狄俄倪索斯和泰坦们的灰,虽然灵魂有神性,但肉体因混有罪恶的泰坦之灰,且肉体束缚了灵魂,导致肉体不得不毁灭重生。

抽出信息点:

1.灵魂可以转生,而肉体却必然毁灭。

2.肉体可以用来束缚灵魂。

3.通过”纯化“可以超脱毁灭的过程。

可以联想到,曲中的俄耳甫斯、abyss是不是就是在做同样的事情?即,爱丽丝死后的转生呢。

是的,歌词也提到过轮回,那么这个可能性十分巨大。正因为以abyss转生保有记忆,所在死后依然还在寻找爱丽丝的灵魂。

ABYSS五篇开头他自问的那句是不是我的爱丽丝,可能是因为他无法从肉体中看出失去前世记忆的灵魂是否是爱丽丝本人。

简单总结,即:

转世后的abyss通过制造带有血缘关系白化病的肉体,甚至不惜操纵记忆,召唤爱丽丝的灵魂降生。

这便是Ark的真相。

这样一来,最后出场的监视者,应该就是abyss的转世。而妹妹和哥哥都是与前代爱丽丝血缘相关之人,通过近亲相奸生下带有病的女儿后,哥哥就没用了所以借女儿之手处决。

监视者的左手无名指的缺失,象征着前代爱丽丝已亡,因为左手无名指是带婚戒的手指。顺便补充一点,怀孕在4个月(妹妹2月——哥哥6月)后才能看出男女,所以6月哥哥被处决可能是已经确定了性别,并且也确认了孩子有病。

问题来了,最终孩子到底生下来没有呢?

监视者的手作痛同时又说明了妹妹选择自杀,孩子在出生前可能夭折,即abyss又一次失去了爱丽丝。

五、剧情综述

既然最难啃的硬骨头Ark都讲通了,是时候来一次剧情综述了吧。

——魔女(rose)诅咒睡美人产下了白化病女婴拉芬泽,随后拉芬泽被抛弃被魔女捡到培养为冥河守护者。俄耳甫斯为召回欧律狄刻的灵魂,找到了冥河守护者的拉芬泽。拉芬泽失贞产下女婴,即为欧律狄刻的转世,但因拉芬泽知晓了俄耳甫斯的计划,并施下了诅咒,转世后的欧律狄刻即作为女儿的爱丽丝中附有拉芬泽的灵魂。(因具体时间无交代,这个女婴既可以是欧律狄刻的第一次转世,也可以是多次后的转世。方便起见,将其看作为女儿爱丽丝。)

爱丽丝天生严重白化病,父亲俄耳甫斯姑且称为abyss(至于是转世还是俄耳甫斯本人,或是第几代转世都有可能),为了治女儿爱丽丝的病染指犯罪,最终丧命。abyss临死前回到家中,但爱丽丝病重已无法目视abyss,abyss即刻死去。随后爱丽丝也因病重死去。

死后的abyss没有失去记忆,而欧律狄刻即爱丽丝的灵魂不知所踪,abyss在收集不幸死亡的少女灵魂中寻找爱丽丝的灵魂,最终未能发现。abyss转世回到现世Ark的世界,在继续寻找的过程中,发现了与爱丽丝肉体近似的人(或者血缘关系),制造了兄妹的实验,想通过实验成功制造合适的肉体,通过记忆的操作,召回爱丽丝的灵魂。

爱丽丝于Ark的实验室作为胎儿受孕于妹妹。——  标题的那个带有黑点的紫色的O,其实就是受精卵。

最终,因妹妹选择自杀,abyss未能如愿。

所以,4th的整体真相就如主旋律歌词无二:

“退廃へ至る幻想 背徳を紡ぎ続ける恋物語” “极度颓废的幻想 ,不断制造背德的恋爱故事”。

那么,有没有办法超脱于其中?

是有的,只要abyss放弃寻找爱丽丝,进行禁欲的“纯化”,那么总有一天,便能超脱于生死轮回。否则,就如track 44中所述,永远持续下去。(啊,希腊人的梗真好使,反正灵魂不灭,多少次都行)

六、尾声

考察里我省去了ABYSS篇其他4篇的考察,其实这些歌曲也存有一些谜题,比如,Baroque中修女犹如第三者一般观察着好友死去,而Yield中女主角杀死对方也很莫名其妙,都仿佛不是自己所为,就如Stardust里提到的另一人格。那么是不是有可能拉芬泽也曾转世潜藏在其他人的灵魂之下呢,其意义又何在,这些暧昧的问题怕是均无法解答了。另外,桂游生丸偏偏挑Ark搞事,恐怕他也猜到了许多,不过如果照着这个尺度,怕是没法刊载,所以才改成了一个充满善意的解释了吧。

拿Ark的黑暗性来体现4th的主题我觉得是最贴切的,同时也正是因为该主题如此黑暗,恐怕其官方解释也是永远也无法得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