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来记(五)

Apr .15 第五日

 

年幼时总是很期盼父母带着自己出行,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外面的世界不再抱有新鲜感,和父母一同出门的次数也渐渐的减少,残留在记忆中的美好时光里的那些欢声笑语逐渐被冰冷的人情世故所替代,当我睁开眼从伤感的梦里醒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彻彻底底的,回不到儿时了。

今天的行程是陕西博物馆,虽然可以排队领取免费的票,为了一睹底下收藏的宝物,我和几位同行的友人依然购入了这里的入场门票。没有导游也没有跟团,自己想看哪里就看哪里,不过经常性的是被人流挤过去又堵回来,似乎也倒不是那么自由。石器青铜器玉器金银器陶瓷器,一件接一件的看过来,若是对喜欢古董的人来说,想必是一场视觉上的饕餮吧。我感兴趣的是先祖的山寨,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我偏又不信什么轮回转生,兴许只是记忆的错觉罢了。值得一提的是,每个片区的服务员妹子都十分的漂亮,又由于是服务行业,当然有专业制服,嗯,红色的制服既威风又端庄,必须得大大的加分!拿起相机想拍上几张,无奈这种地方的灯光通常都不会太亮也不会允许开闪光灯,只好作罢。路上到处可见在校的大学生拿着打印好的解说摘抄,独自在做导游的练习,大概是想做兼职的打算,于是我等散客闲人也能顺道蹭听几句。地下的宝库虽然金碧辉煌,但是真正能开眼的国宝级的东西没有几件,不过里面摆放的长凳正好给绕完了地上两层的我喘口气的机会,在这里修整完毕后,向着下一站继续出发了。

这里离大雁塔很近,当然首选还是要去一趟夜晚没能进去的慈恩寺。可惜送走了几位同伴,又成了孤身一人,一手扶包另一手打伞,地上的影子会看起来稍微有点生气。那么,就由我来代替几位同伴,享受这里的风光吧,道别后头也不回的迈进了寺院的大门。

唐僧所在的慈恩寺自然盛产的也是高僧,不过僧人的修养高低,就我这个外行人来看,大概是以饱读经书和传于后世自己所著的经书的多少而定的吧,而且由于佛学是舶来之物,所以其实往往传经讲道干的最多的就是翻译,唐僧也正是因为译本不够厚道才选择自己去啃生肉的。看起来,似乎跟现在我不喜欢看汉化而直接读外文原作偶尔还会出于兴趣翻上几篇会有几分神似呢,这样一想,和大和尚们亲近了许多。香客络绎不绝,似乎是塔可以不上,但香一定得烧的节奏。撇开烧香众,去买了一张登塔的票,才算有了进入塔内的资格。塔内倒是意外的冷清,狭小的通道也就最多能有两个人侧身通行,趁人少于是一口气直接登顶…中途还是换了几口气,爬上64米不轻松。塔顶也是四周环着钢化玻璃窗还有栅栏,除此外也还稍有些活动的空间,我绕着四周的窗户转,居高临下眺望四方,有种一眼看尽了古城风景的错觉。

 

t5_01

待得心满意足的下塔离去后,行至大雁塔广场再次拜访了下唐僧的雕像,似乎隐隐地觉得比刚才高大了许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